酒闻:对话王国春 降价最佳时机已过

2020-02-07 08:41栏目:供求信息

  
 

  “旁观者”王国春

  

  王国春,中国白酒发展史上一位旗帜性人物,曾执掌五粮液长达26年。“酒界传奇”这样的字眼用在他身上毫无争议,在他手中,五粮液从一个地方小厂崛起为享誉世界的中国白酒大王。2011年6月28日,王国春卸任五粮液集团董事长职位时,光现金就给五粮液留下了200多亿元。对于他的离任,外界曾评价为“年逾六旬,功成身退”。
卸任之后的王国春受聘成为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任期五年,是其中惟一有酿酒行业背景人士。2012年5月30日,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成立,王国春出任协会第一任会长,再入酒业江湖。
从五粮液掌门人到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会长,虽然同在酒业,角色已然不同。身份转变的同时,视角也在发生变化,王国春坦言,到协会后不但能看到原先自己在企业任职时的作为,也更清楚地看到原来一些对手的作为。站在协会的公正立场,他对行业的判断也更加客观。
正所谓旁观者清。曾经一手将五粮液带至巅峰的王国春,对五粮液面对此轮市场变化有什么建议?以金三角酒业协会的立场通观行业后,他又如何看待川酒未来的发展前景?对当前众人口中的白酒产业调整危机,他有着怎样的判断?作为曾经缔造了“王国春时代”的传奇企业家,他对企业和产业的解读又将给白酒行业带来哪些启发?
谈五粮液:需注意市场和
质量两大问题
尽管卸任五粮液集团董事长一职已3年有余,但过往26年的风雨相随早已让王国春和五粮液互为烙印。每当五粮液有什么风吹草动,王国春的看法依然会成为舆论关注和追逐的焦点。
事实上,在2011年卸任之后一直到2013年,王国春仍然每个礼拜都会去五粮液,并以顾问的身份给五粮液出了不少主意。特别是在察觉到白酒行业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他曾多次提醒五粮液注意这些信号。只不过,毕竟身份不同以往,纵然“铁腕”如王国春,也有不可为之处。从今年以来,他渐渐也去得少了。
如今,作为旁观者,王国春尽量回避去评价五粮液,特别是在公开场合。然而,近30年的情感也让他很难放下对五粮液的关心。在他看来,五粮液当前需要注意两文章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大问题,一是市场,二是质量。
 

  

  眼下是酒业千载难逢的机遇

  

   “这个时机好哦”,当前几乎人人自危的这一轮行业调整,在王国春眼中俨然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他甚至在这轮调整刚刚冒出信号时,就对五粮液提醒道“现在机会又来了”。
反倒是过去那段被白酒行业视为黄金发展期的所谓“黄金十年”,被王国春视为真正的危机。他认为那十年对于没有警惕心的人来说,都是在温水煮青蛙。大大小小的企业不用努力就可以赚钱,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实际上是用温水煮青蛙煮了十年,造成现在很多企业感觉压力很大。如今这一轮调整打破了这种局面,反而给了企业提供了超越竞争对手的机会。
“市场”二字
要融入企业血液
什么样的企业能够在这一轮行业调整中把握住机遇,超越竞争对手?
在王国春看来,机遇只会垂青那些深谙市场之道的企业,“贴近市场,增强自身的竞争能力,这么做下去肯定能做大。”
王国春向《华夏酒报》记者表示,如同阴阳力量可以包罗万象,“市场”这两个字也可以囊括和解释很多问题。比如白酒行业一直担忧的产能过剩,在他看来就是市场经济的正常现象,“市场经济必须要过剩,企业有能力就要扩张,这才是正常现象,如果没有扩张,这个产业可能就完了。”再比如此轮行业调整,也只是市场并非一成不变的外在反应而已。
“作为企业的掌控人,要把这两个字融入到血液里,要运用自如,否则就是灾难。”过去30年间,不断有人向王国春讨教市场经验,他也毫不吝啬。来人听的时候很过瘾,然而回去以后却没法依样施行,原因就在于市场的多变。在王国春看来,企业的团队和团队的领头羊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面对动态的市场,企业掌门人需要随时关注变化,调动资源,随时进行重新组合,去适应市场的变化。如果没有这么一个掌门人来适应市场,缺少一个团队来快速应变,这个企业肯定是不行的。
“失败的路只有一条,大家都知道怎么去失败,成功的路是多条的。”王国春说。
在和王国春的交流中,内心时常会被触动,不是因为很多人口中关于他的霸道,而是感慨于市场在他手中的灵活自如,仿佛这两个字早已融入他的生命。还有一层感慨,如同四川壹玖壹玖酒类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陵江所言,“英雄壮志未酬”,倘若五粮液是他私人企业,此次所谓危机多半会成为他千载难逢机遇。
正因为对市场的深刻理解,这一轮行业调整在王国春眼中只是变化了的市场,而不是危机。
“应该说是市场起了一点波澜。市场永远在变,只不过这次变化稍微大一点而已。说的一句话很好:狭路相逢勇者胜。市场就是战场,一个指挥员要想把仗打赢,首先在心理上要把对方打赢。如果你自己都认为这是危机,我认为思路不正确,自己把自己打败了。”他说。
 

  

  

  酒企进退“多元化”

  

  今年以来,茅台、五粮液两大白酒巨头不约而同地加重了多元化布局。先是茅台在地产、生命健康产业、投资和电子商务等领域密集落子,紧接着五粮液成立了旅游文化公司,深度开发工业旅游。
就在巨头们相继寻路多元化的同时,也有一些区域白酒企业开始收缩多元化战略。比如水井坊、衡水老白干等,从去年以来先后剥离非酒业资产,专注于主营业务。
“多元化”进退的背后,反映了不同白酒企业在此轮行业调整下的策略转移。
谈及白酒企业的“多元化”,就不能不提王国春。“王国春时代”的五粮液,是中国白酒行业最早进行产业多元化发展探索的企业之一,多元化战略也曾给王国春招来外界巨大的关注和争议。
直到今天,在谈论五粮液曾经的产业多元化之路时,仍然有观点认为当时的多元化战略分散了五粮液发展的注意力,属于“不务正业”。
不过,渐渐也有另一种观点出现,认为王国春在任时所坚持的多元化战略,帮助五粮液在当前抵御了一部分冲击。随着众多企业纷纷将“多元化”作为调整时期的关注点,也让白酒行业重新思考多元化的意义。
扩张与收缩
8月13日,茅台位于三亚海棠湾的度假村项目举行了开工奠基仪式,预计总投资达到22亿元。这是继今年年初位于贵阳的茅台国际商务中心亮相之后,茅台在地产领域的又一动作。
紧接着在8月末,茅台又启动了总投资达10亿元的辽宁西丰生命健康产业项目,同期还成立了茅台建信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和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同时布局多元化战略的还有五粮液。不过,与茅台相比,五粮液在多元化之路上的步伐要更加谨慎。
今年5月在五粮液2013年度股东大会上,五粮液集团董事长唐桥曾表示,将会在做好白酒主业的基础上考虑多元化发展。7月份,五粮液与新希望六和达成合作,共同投资饲料项目,其中五粮液负责提供原料酒糟。
9月份,五粮液宣布出资5000万元成立四川宜宾五粮液旅游文化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深度开发与五粮液相关的工业旅游项目。在五粮液内部,集团公司也对各多元化产业子公司提出要求,探索更多能给公司带来增长的业务。
 

  

  

  取舍之间:企业家的责任与情怀

  

   回望曾经的多元化战略,王国春并不认同外界所说的“失败”。他认为自己以前还没有失败过,也许有人对他当时的一些做法不理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不理解”终将转变为认同。
纵横酒业近30年,王国春当之无愧可称为酒行业杰出的企业家。尽管离开了五粮液,但作为曾经缔造了“王国春时代”的传奇企业家,他对企业和产业的理解仍然对白酒行业意义深远。
揭秘当年产业报国情怀
显而易见,王国春在任时所主导的多元化产业,大多与白酒主业相隔甚远,比如说与华晨汽车集团合作的汽车发动机项目,就曾一度让外界感觉疑惑,不乏有媒体在报道中冠以“酒后驾车”之类的标题。
为什么当年五粮液会选择进入那些与酒业完全不相干的产业,并且以王国春的智慧,不难评估出其中一些产业的利润回报远不及白酒行业。
“因为酿酒产业是个小产业。举个例子,我那个时候发展多元的时候,酒产业市场蛋糕大概也就600亿左右,当时有30000多个企业来分这块蛋糕,实际上可能有50000多个企业在分。算个账,一个企业能分多少?最多200万。五粮液再强,能分到10%已经了不得了,也没有多少。”在王国春当时的设想中,五粮液是要做到世界500强的,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前提是进入一个大产业。
“大企业都是按销售收入排队”,当时五粮液的排名是在四川省另一大型上市公司四川长虹之后,尽管五粮液的利润和税收都比长虹高出许多,但受限于产业和企业规模,只能位列其后。
这让当时的王国春感觉很不服气,他决定“必须要转行,利用它(白酒主业)赚的钱涉足大产业,把销售收入做大。”
他当时的指导思想是主业做效益,多元产业做收入,二者结合就形成一个又大又强的企业。
“又大又强的企业是所有企业家最梦寐以求的。”王国春说。
另一方面,在王国春心中还有一个情结。虽然做酒赚了钱,但他心里并不好受。
他认为,企业真正做好了应该对国家有所贡献,“一是对国家经济有贡献,能够影响国家的经济;二是对国家安全有所贡献,要影响国家的国防。”这也解释了五粮液当年的多元化产业为何多为关系到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的大产业。
“如果让我选,我宁愿做东汽,也不愿意做五粮液。”王国春说。当时四川省委经常让五粮液等川企学习东方汽轮机厂,虽然它效益不算特别好,但是“如果没有东汽的设备,我们国家的电力工业就很恼火,电子是工业的基础”。能够影响到国家的国民经济,这一点已经让王国春心向往之。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中国酒业新闻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泸州老窖头曲52度价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酒业资讯_中酒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酒闻:对话王国春 降价最佳时机已过